正德陶瓷---陶瓷定制专家

王有刚:我看当代瓷画粉彩创作

文章出处:网络整理 │ 网站编辑:采集侠 │ 发表时间:2015-09-23 11:35

  起初要画粉彩,缘由之一是因为多年来对瓷器收藏的爱好,再者是为釉上彩瓷的强大表现能力所折服。每当有机会接触并可以加以实践时,便激起了我强烈的创作冲动。

  在粉彩没有出现前,康熙五彩一直占有彩瓷的主导地位。这时候的彩瓷又称“硬彩”,色泽明亮,古朴雅拙,但囿于工艺技法的限制,表现力相对单一。直到“玻璃白”出现,这一境遇才被打破。

  在“玻璃白”上可以很细腻地“洗染”绘画物体的阴阳向背,可以过渡很细致丰富的色阶,使得粉彩的表现力几可与纸面绘画相媲美、而比纸面绘画更“质感”,也叫“软彩”。

  粉彩到雍正一朝达到顶峰,至乾隆则繁缛富丽,但赢之在功。乾隆以降至道光,也有精彩作品传世,但较之前朝,元气渐失,鲜有创新,至晚清基本式微,民国“珠山八友”喧极一时,但作品无论从技术能力到绘画性表达和前朝已不可同日而语。

  我个人尤其喜欢雍正一朝的粉彩。雍正粉彩的好,一在瓷胎,二在画工、装饰的格调。雍正的粉彩所使用的瓷胎,器形严谨、端庄,单纯就一件白瓷也是完整的艺术品。在装饰上,雍正的官窑作品大多以单独纹样为主,不作过多装饰。从大器至小器,那时的绘工们总能做到器形与绘画设计的珠联璧合。充分调动绘画的装饰功能去完成一件瓷胎的设计,极大地发展了雍正一朝瓷上绘画能力,这一切都给我提供了最好的学习范本。

  在反复观摩了很多雍正时期的经典作品后,我发现瓷上绘画和纸面绘画的诸多不同之处:

  一、主题的选择

  瓷上绘画的主题相对比较主观,一件器物在绘制前即有一个很主观的主题在,这些主题有些是约定俗成的,有些是拆散打开、拼装组合的。所以瓷面绘画在主题上就具备了视觉冲击的特征。

  二、适度的夸张、变化

  一般情况下,瓷器的釉面是有弧度、有伸缩、有起伏的,在这样的面上绘画,描绘的物体也要相应地有弧度感和伸缩感,适度的夸张与变化才能与瓷器的器型相统一。

  三、装饰的实际需要

  瓷面绘画在主题的需要下,有些情况合情但不一定合理,如不同季节的花卉摆在一起;有些则打乱了正常的物态秩序,只要运用得合理都可以,以画面的装饰得宜为准。

  四、高度的提炼、概括

  瓷上绘画与纸面绘画的最大不同就在这里,在纸上可以把一朵花、一根枝干任意大小、任意摆放,只要关系合适即可;但移到瓷面上就得谨慎,纸上的画面放到立体的瓷器上只是其中的一个面,而瓷面的绘画是在转动观看时才能看到一个完整的画面。所以任何一个局部的面分布的空间关系要相对合理,连起来又不失完整,才是瓷上绘画最完美的画面。这就是为什么过去御窑厂一定是内务府把样子设计好送来的原因。

  五、绘画的功用性

  实际上中国的瓷画是兼具了推教化、助人伦作用的。传统的瓷上绘画和瓷器除却一部分实用瓷之外,大多都是世俗间喜闻乐见的题材,极具时代气息。瓷上绘画不像纸上绘画那样随机,强调心性与情感的抒发——它更偏重于形式与设计。但也有例外,多见于民窑的一些小品型的瓷画里,我们也能看到和文人画一样的清新隽雅又不失野逸的作品。

  事实上传统早期的粉彩作品,绘画与写实风格更强烈一些,通过精彩的描绘来彰显瓷器的精美,比如雍正时期,大量的留白,不做过多的工艺装饰,绘画造型疏朗有致,勾勒细韧传神,工谨之外还备写意之姿,显得干净、明亮、堂皇而大气。我所追求的正是这样的格调,即如何更好地表现我的特长——尽可能地倾注瓷画的绘画性,以及通过绘画来表达我所理解的器形的装饰。

本文阅读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