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德陶瓷---陶瓷定制专家

居高声自远厚积乃从容 访山水画家鞠慧

文章出处:网络整理 │ 网站编辑:采集侠 │ 发表时间:2015-09-23 11:05

  人物简介:鞠慧,笔名慧生,号三灯堂主,雨山樵客,适竹居主人。祖籍山东沂水,1957年10月生于南京。少年学习书画,曾就读于南京教育学院艺术系,1986年首次举办个人画展,林散之先生为画展题名。1987年赴江苏省国画院深造,师从当代著名画家、学者董欣宾先生。1983年起作品三十多次参加全国、省、市各级书画展并获奖。现为江苏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曾任求雨山文化名人纪念馆副馆长、中国民主促进会会员、浦口区政协委员、求雨山书画院院长等、景德镇陶瓷青花研究所艺术总监,山水画作品多幅被作为政府礼品馈赠海外,并被美国、日本、新马泰、港台收藏家、国内专业文化机构、企事业单位及个人收藏。

  早就听说南京的山水画家鞠慧,是蛰伏于南京浦口求雨山的一位隐者,有关他的传说人们津津乐道。这样的隐者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一个秋高气爽的日子,我们专程来到求雨山采访鞠慧先生。

  人生如画,画如人生。鞠慧说,一位画家的成功,离不开长期的孤独的奋斗,这就意味着,在生活中坚守一个必须遵守的原则:寂寞。只有寂寞才能使人在实践中深入思考。

  而没有深刻的思考是不会获得真正的艺术的。

  古今中外,大凡有造诣的画家都能将其深刻思考、独到领会迹化于艺术创作之中,形成独具魅力的艺术风格。而当我们观赏鞠慧的画,山水简劲苍润,墨气灵动,饶有古味。与此同时,他已从古人的巢臼中摆脱出来,步入现代。他的水墨画在追求高古、雅逸,格调不俗的同时,在创作中植入现代生活意识。

  鞠慧说:“我对传统笔墨程式既是敬畏也保持警惕。笔墨语言只有在不断放弃旧有的惰性图式才能得以鲜活起来,尽管放弃很痛苦。我近年的笔墨试图再减,即在笔墨本身呈现的无意识状态中,自然生发,圆成圆浑,以期达到接近禅悟的审美自觉。”

  能够在笔墨语言上有所突破,这是画家对自己的更高要求。正因为如此,鞠慧的作品面貌与浙沪一带的绘画不同,他的笔墨语言全无时下流行的萎靡造作无病呻吟的花花绿绿的媚俗习气,他的“保持警惕”显然是有成效的。然而,敬畏其在传统绘画中的神圣地位,不可或离,却又警惕过分的崇拜则会在创作中不敢越雷池一步。于是,鞠慧又学会逐渐放弃在实践中开始变旧的笔墨语言,从而生发出新的图式,而使自己的作品更加鲜活起来。当然放弃会感到痛苦的,而痛后得到的便是舒适自在。鞠慧的作品在不断地变,这种变是通过减法而获得的,这在他的近年来的创作中有着充分的体现:他以笔墨巧变不竭,神气变幻,意象万千的独特笔墨形式结构,用墨、用水,敢于干积,也敢湿破,甚而干湿复加,大冲大洒大破,破用而生韵,简化形体,寓“有意味的形式”于动人心目,发人想象,其画作尽显幻化浑然精而为之,音韵节奏恰到好处,会境通神独具面貌,笔情墨韵气力俱臻。著名画家陈丹青赞其画作“水气淋漓,墨色盈盈,图式的变化相当自如。虽然还是快手,要能稍许再沉稳凝重一点,则更好,但我喜欢意兴湍飞的画意,瞧鞠慧弟的每幅画,无疑是画得非常尽兴而快意,没有半点滞闷,这就很可喜。”

本文阅读量: